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7|回复: 7

俞可平:党连一顿饭吃几个菜都管,可为什么还有人贪污?

[复制链接]

主题

0

回帖

1151

积分

游客

积分
1151
发表于 2017-1-5 17: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俞可平
摘要
如果几个官员腐x败,那确实是他信仰缺失等等,如果是一片官员腐x败,那肯定是制度出了问题。正像一个鱼塘,有几条鱼死,那可能是鱼本身的问题;便若有成片的鱼死亡,那必定是鱼塘的水有问题了。
政治学的历史非常悠久,是历史最悠久的学科之一。
这门学科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00多年。他是许多学科的奠基人,写过很多书,其中一本叫作《政治学》。
如果问亚里士多德,这么多学科,哪个学科最重要?我相信他一定会说政治学。他在《政治学》说,政治学是“masterscience”,即“首要学科”或“主导学科”。为什么?因为政治学关系到共同体的善或者公共利益。
27年前,我在北大给学生讲课,讲到政治学、经济学和伦理学的区分。我说,经济学主要研究怎么以最低的成本生产更多的产品,以最低的投入产出更多的效益,产品生产出以后怎么分配,是政治学的事情。
政治学有许多的定义,在世界范围内来看公认度最高的一个定义是:政治是关于重大利益的权威性分配。在国内也是这样,如果走上工作岗位,你的领导说什么什么很重要,要从政治的高度来对待,这就是最重要了。
去年有位法国的经济学家写到,经济学已经不讲分配了。当经济学一讲分配的时候,经济学就不是纯粹的经济学了,叫政治经济学。
政治与人的根本利益相关,不同的利益就会有不同的立场,从而形成不同的观点。因此,对政治学的公理很难形成共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在政治学中普遍存在。
政治学确实很复杂,但政治学有自身的公理。如果违背了这些公理,无论是谁都会受到惩罚。
1.谁生产权力,权力就对谁负责
举个例子,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按理,公仆应该听主人的话,可是,你看很多官员对上唯唯诺诺,对主人百姓则颐指气使。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现在一些官员的选拔制度,违背了一条政治学公理:谁产生权力,权力就对谁负责。
如果这个官职是老百姓给的,那这个官员就必定听老百姓的话。如果这个官职是上级领导给的,那他当然就只对上言听计从了。
2.执政能力与制度设计:政须出一门
现在,官员队伍很庞大,这么多的官,还非常幸苦。
北大有个博士做过调查,某省县级层面的机构就有124个。但那么多官,大家依然非常辛苦,有句话说是“5 2、白加黑”。经常听官员讲,礼拜六保证不休息,礼拜天休息不保证。有一次,我到一个地方去调研,地方一个很重要的领导跟我讲,他说我想不清楚,我们一些干部“从早上鸡叫干到晚上鬼叫”,有忙不完的事,怎么老百姓还是不满?
为什么?这就是因为我们相当部分的制度设计违背了政治学的一条原理:执政能力与制度设计密切相关:政须出一门。如果一件事有好多部门管理,那么效率肯定低。
大家都是读书人,就拿出书做个比方。要按出版规定,出书要报选题,好多选题出版社自己不能决定,比如说宗教主题的要到宗教局去审,外交议题的要到外事部门去审,民族主题的要到民委去审,领袖人物的要到党史办去审。稿子交给出版社,出版社拿不定主意就交给主管部门的领导,主管部门领导看完再送给中央有关部门,然后这些领导一本一本审。你看看,出版社出本书要经过这么多部门,有这么多人审阅,官员当然忙不过来。
3.由上及下的决策指令与由下及上的决策效果信息不能走同一管道
还有另一种现象,上面领导到下面去调研发现很多数据不真实,有水分。中央领导去地方调研,地方肯定要做准备,但很多准备其实是造假,有的连“群众”都是干部扮装的。有的地方,白天开会讲一套,到了晚上,私底下又会说,白天讲的不算,现在和你讲些真实情况。
大家都想讲真话,可是为什么真话这么难?因为我们的不少制度设计,违背了另一条政治学原理:由上及下的政策指令信息与由下及上的政策效果信息不能走同一条管道。谁要是违反了这套规律,毫不例外,得到的信息在相当程度上是不真实的。
我想中央肯定不希望下面的干部说假话,老百姓也不喜欢干部说假话,不希望政府说假话。但是想一想,如果我是这个政策的制定者和实行者,又要我来评价这个政策的效果,要是我说这个政策效果不好,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如果这个政策不是我制定的,是上级政府制定的,我去实行,如果其他部门或地方都说好,就我说这个政策不好,上级部门会不会说我执行能力不行?于是假话就难以避免。
4.权力须受到制衡,并形成封闭的环
还有一个现象是,贪污腐x败,现在整治力度很大,抓起来的“老虎”有100多个。其实,历届领导人都非常重视反腐。3年前,我的一个博士后专门梳理过党内法规,一共有102条党内法规是与廉政有关的。详细到管到你吃饭,“四菜一汤”还是“三菜一汤”。这么严,为什么还有贪官?
作为一个政治学者,我们看到的是制度问题。如果几个官员腐x败,那确实是他信仰缺失等等,如果是一片官员腐x败,那肯定是制度出了问题。正像一个鱼塘,有几条鱼死,那可能是鱼本身的问题;便若有成片的鱼死亡,那必定是鱼塘的水有问题了。有人认为说制度问题就是贬低我们自己,其实并非这样。说制度有问题不是说我们的基本制度有问题,而是指那些具体的权力监督与制约制度出了问题。
权力必须受到制衡,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后面还有句话很多人不知道,权力不但要受到制约,而且还要形成封闭的环。不能有一个环节缺失,只要有一个关键环节缺失,那么其他的环节都无效。特别是对第一把手的制约,缺漏太多。
这两年,第一把手腐x败的案件大幅度上升。其中有不少地方的政协领导出了问题,不了解中国政治的人,以为政协腐x败严重。实际上,这些出事的政协领导此前多半担任过地方的书记,犯案多半是在他任第一把手时。
5.下属权利原则
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权力的上下级关系并不等于官员权利的上下级关系。上下级官员之间的权力是不对等的,但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是平等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现象比比皆是。
有些上级领导对下级可以为所欲为,下级在上级面前有时失去了自己的基本人格,如颜卑膝者有之,人身依附者有之。为什么下级和上级,会变成这样一种关系?因为,我们的有些制度违反了政治学中的“下属权利原则”。
也就是说,在行政体制内,权力有等级,行政有等级,这是现代政治基本的特征,也很正常。但是,公共权力的行使需要等级科层,不等于上下级官员之间在公民权利上的不平等。即使是下级,他也拥有自己的正当私人权利,其人格是独立的。
我们的许多制度设计违反了下属权利原则,例如,不同官员级别不仅薪水不同,而且在退休、住房、用车、医疗等方面都有不同的待遇,这种制度设计完全没有体现出“下属权利原则”。许多发达国家,在宪法里面都有这样的条文,就是下级也有自己的人格,有自己的权利,对上级履行公共职能的时候应当尊重上级,但你不能动不动就侵犯我作为下级的正当权利。
6.每个官员都有自己的理性
现在政治生活中有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就是公共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合法化,最后是合法利益个人化。同样是政府的官员,同样是处长,不同部门、不同地区之间收入差距比较大,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开始中央推行新的《公务员法》,要把公务员的收入规范化。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有很多巨大的成就,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改善了,社会进步了。但是,不同的利益群体事实上也已经形成了,不同的利益群体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有些群体掌握着决策权,在制定政策的时候自觉或不自觉地为自己的群体或部门利益倾斜。
每一个官员都有自己的理性,这个理性就是每个人都会追求自己的利益,只要是合法的利益,他追求是正当的。但我们现在的许多制度设计,没有考虑官员的这种“理性”,以为我们党的领导干部都是无私奉献不计私利的。其实,官员是活生生的人,他有自己的利益,其行为遵循“理性”的原则。相应地,国家的制度设计,必须规范官员的“理性”,既保护其正当的利益要求,又防止其“理性”的过度扩张。

主题

0

回帖

6370

积分

游客

积分
6370
发表于 2017-1-5 19: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俞可平算得上是一个“修补”理论高超的'修补匠“,面对千疮百孔的大厦,有一套一套的修补理论。可惜,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怎样把这些高超的理论付诸实践。不妨看看他的这些理论中的一部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6185a60102wztn.html

主题

0

回帖

1151

积分

游客

积分
1151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22: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猪头熹宗 于 2017-1-5 22:36 编辑
森林幽灵 发表于 2017-1-5 19:24
俞可平算得上是一个“修补”理论高超的'修补匠“,面对千疮百孔的大厦,有一套一套的修补理论。可惜,也许 ...

其实,他在党内也是吃不开的,边缘化的。他的主观意志是要挽救这个上梁下梁全部被蛀空的大楼不倒下来,但是作为修补匠,他是备受打击的。他是个传统的所谓“诤臣”,主观意志还是儒家那一套,有龚子清的想法和胸怀,可惜,系统已经进入到不可逆转的高熵状态,即便是想挽回局势,所花费的代价比摧毁系统还要大。这也是谁谁谁调查了中共官员百分之多少多少(反正超过一大半)都准备好了移民等诸多种退路的原因所在。

其实党内部也有少部分明白人,但无奈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徒生奈何情怀,只有等死一途可走。

主题

0

回帖

6370

积分

游客

积分
6370
发表于 2017-1-6 1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猪头熹宗 发表于 2017-1-5 22:34
其实,他在党内也是吃不开的,边缘化的。他的主观意志是要挽救这个上梁下梁全部被蛀空的大楼不倒下来,但 ...

是的。给人的感觉他是两头不是人。

主题

0

回帖

17

积分

网站编辑

积分
17
发表于 2017-1-8 00: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至少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想使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能更好的生活。理论到实践的人过程需要有很多人一起付出血和汗,不应该被有共同目的的人调倜。

主题

0

回帖

6370

积分

游客

积分
6370
发表于 2017-1-8 07: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一九 发表于 2017-1-8 00:12
他至少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想使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能更好的生活。理论到实践的人过程需要有很多人一起付出 ...

是的,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因为他敢于说使官僚们害怕的话,似乎也不愿意与它们同流合污,之所以有调侃,是因为他把他的理论设在专x制体制的基础上,这理论在这体制下是无法实践的。当然,否则他就被视为敌对势力无法生存。这也就是两头“不是人”的原因。

0

主题

0

回帖

784

积分

游客

积分
784
发表于 2017-1-9 10: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权力干预个体,本身就是违法客观定律的,一个违反客观定律的事物,怎么可能长治久安,成为解决人类几千年几万年利己、自私基因的良药??

主题

0

回帖

200

积分

游客

积分
200
发表于 2017-3-3 15: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元璋和贪官

平民出身的朱元璋最痛恨贪官。做皇帝以后,只要一发现贪官,他一律格杀勿论。可是,贪官不断地一批一批冒出来,总也杀不完,这令朱元璋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朱元璋让人从死牢里带出一个贪官(他旧时的朋友)到宫廷密室。朱元璋挥退左右,然后独自询问。
朱元璋:“你过去品德不错,为什么要贪污呢?你要讲出真实原因。”
贪官:“作地方官辛辛苦苦,可薪俸不高,有些寒酸。看到当地那些富商大户腰缠万贯,我们心里不平衡,就开始贪污。”
朱元璋:“……原来是这样。那你看如何预防呢?”
贪官:“最好的办法是皇上大大提高官员们的俸禄。”
朱元璋:“……为官者当造福百姓,怎能自己享受厚禄?”
贪官:“要不就允许我们向老百姓额外征收一些费用。”
朱元璋:“……你们身为百姓衣食父母,怎能额外搜刮百姓?”
    贪官:“那就找个机会狠狠整一下那些富商大户。把他们的威风打掉,我们心里一平衡,也就不贪污了。”
朱元璋:“……这个办法倒可以考虑。这些富商,一有钱就觉得自己了不起。”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启蒙历史网

GMT+8, 2024-6-24 07:46 , Processed in 0.03074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