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9|回复: 0

金日成的肃清党史 之三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2567
发表于 2016-5-11 21: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韩对朴宪永的审判记录

  一、起诉书

  二、公开审理

  三、检察官指控

  四、被起诉人朴宪永的最后陈述

  五、判决

  第五部 北韩对朴宪永的审判记录

  【按】对南劳党朴宪永、李承烨等人的公判,先是李承烨等12人,时过2年4个月后又对朴宪永单独进行。李承烨一干人被起诉是在1953年7月25日签订停战协定4天后的7月30日。

  朴宪永是在1953年3月被拘捕的,起诉则是在1955年12月,在他的嫡系李承烨等被清洗、对整个南劳党的思想批判完全结束之后。1955年12月3日,以最高检察所检察总长李松云名义提出了起诉书,起诉书题为《被审判人朴宪永企图颠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权阴谋及其为美帝国主义充当间谍行为的案件》。

  起诉书指出,朴宪永有三大罪状:一、为美帝国主义充当间谍;二、破坏和削弱南半部民主力量;三、阴谋颠覆共和国政权。这些罪状,与2年4个月之前李承烨、赵一明一干人的罪状完全相同。1955年12月14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为讨论对朴宪永进行公判问题召开会议,组成了最高裁判所特别法庭,以崔庸健为审判长,审判员有金翊善、林海、方学世、赵诚模等人。

  对朴宪永的公判,于1955年12月15日以最高裁判所特别审判方式进行,现场书记员为朴庆浩,检察总长李松云也在场。公判于上午10时开始,首先确认被告身份,并根据朴宪永不需要律师的意愿决定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进行审判。是日到庭的证人有韩哲、河弼元、金海均、金素睦、玄孝燮、权五稷、李淳金、赵一炳。

  该记录的顺序是起诉书、公开审理、检察官指控、最后陈述、判决。

  一、起诉书

  被审判人朴宪永

  企图颠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权阴谋

  及其为美帝国主义充当间谍行为的案件

  朝鲜人民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多年的强占,遭受到残酷的剥削和压迫,是伟大的苏联军队以血的代价于1945年8月15日彻底砸碎了这悲惨的奴隶锁链,朝鲜人民才得以解放,面前才有了一条以自己创造性的劳动创建民主主义自主独立国家的广阔大路。但是,在南朝鲜驻扎本国军队的美帝国主义者,从一开始就粗暴地蹂躏有关使朝鲜复兴并发展为统一的民主主义自主独立国家的国际公约,企图造成朝鲜的永久分X裂,在南朝鲜炮制一个法西斯式的李承晚反动统治机构以镇X压南朝鲜民主力量,同时一直企图扼杀共和国北半部创建的人民民主主义制度,从未中断觊觎从内部破坏和颠覆共和国政府的情报刺探行径。

  美帝国主义者为达到其侵略朝鲜的目的,把从很久以前就同他们的情报机关相勾连的朴宪永任命为间谍头目。朴宪永本人则伪装成“劳动人民忠实的服务者”、“爱国人士”,潜入劳动党和共和国政府,窃取了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内阁副首相兼外务相的职务。靠欺骗党和人民而窃居高位的朴宪永,直接搜集党和国家的重要机密提供给敌情报机关,并将美帝情报机关派来的间谍分子与破坏分子安插到党和政权重要职位上,亲自指挥他们的刺探活动。

  间谍头子朴宪永,遏制和瓦解了8.15解放后南朝鲜人民中如燎原之火兴起的强烈的革命火焰,破坏和削弱了爱国民主力量。他还企图颠覆共和国政府,以达到在朝鲜建立附庸于美帝殖民统治的地主、资本家政权的目的。

  朴宪永替朝鲜人民的死敌美帝侵略者从事的叛国间谍行为、破坏和削弱南朝鲜民主力量的行为以及阴谋颠覆共和国政权的行为,业已在本案预审中查明。

  (一)为美帝国主义者充当间谍的行为

  预审中已查明,以朴宪永为头子的李承烨、赵一明、李康国、林和、朴升元、赵庸福、薛正植、孟钟镐、安荣达等朝鲜人民的死敌,或在8.15解放前,或在解放之后不久,即已背叛祖国和人民,成为美帝国主义情报部丑恶的间谍。

  叛国间谍团伙头子朴宪永,很久以前即已走上了反对朝鲜劳动人民的自由和权益、从事反革命犯罪活动之路。

  1925年,当时仍处于地下状态的朝鲜共产党和共青部分组织暴露,朴宪永被日本警察抓获,卑劣地向日本警察供出自己作为共青书记所知悉的共产党及共青领导干部,使留在地下的干部全部被捕入狱。背信弃义向警察投降的朴宪永,因向日本警察密告自己的政治同志“有功”,以“健康状态不佳及精神错乱”之由,保释就医,被从监狱里放出来,尽管当时许多职责比他小的人们都分别被判以重刑(卷宗5,第167~173页)。

  从此,朴宪永抛弃了坚定的政治信念和革命良心,坠落为卑劣的机会主义者。1939年9月,他再次向日本官府表明思想转向之意,露骨地走上了与人民为敌之路(卷宗5,第181~182页)。

  朴宪永就这样走上了背叛祖国和人民的无以洗刷的犯罪道路。此后不久的1939年10月,他又与时任汉城延禧专科学校校长、伪装成传教士的美国情报机关老特务安德伍德接上头,沦为受雇于美国的间谍。

  审问过程中,朴宪永就其成为美国情报机关间谍的经过陈述如下:

  “……1939年10月,我在位于汉城钟路3町目的一家叫作‘百合园’的餐馆与美国情报机关谍报员安德伍德见面,他劝我效忠美国,我即当场答应……”

  接着,他又坦白了自己结交美国老情报探子安德伍德的经过:

  “……1919年我在汉城亲美分子车美莉莎主办的妇女杂志《女子时论》作编辑时,结识了时任汉城延禧专科学校教员(后任校长)的美国传教士安德伍德……”(卷宗5,第59~60页)

  间谍头子朴宪永在发誓效忠美帝国主义者之后,于1939年12月从安德伍德处接到指令,要他伪装成爱国者,深入渗透地下,在工运内部取得领导地位,了解朝鲜人民的思想动态。对此,间谍朴宪永在审问中交代道:

  “……答应为美国情报机关充当探子后,我于1939年12月从安德伍德处接到命令,要我深入渗透地下,巩固在工运内部的反动阵地,夺取领导地位,同时还收到了有关搜集谍报资料和联络方法的指令。……”(卷宗1,第290~291页)

  接到指令后,间谍朴宪永在与安德伍德保持紧密联系的同时,伪装成爱国者,取得了当时的派系组织“汉城协和集团”的领导权,企图以此为自己未来的活动地盘。但1941年12月美日间爆发了侵略战争,日本警察的镇X压更加严酷,遂隐居全罗南道光州。

  为将8.15解放前的自己巧妙伪装成最热烈的革命家,以保障日后忠实执行美国情报机关的指令,间谍朴宪永狡猾地捏造事实,给人一种直到日帝战败投降前夕一直在开展游击队活动的印象,以深深地掩盖自己的变节行为(卷宗1,第292~294页)。

  欺骗人民、把自己打扮成“真正的爱国者”的间谍朴宪永,在8.15解放之后,立即取得了朝鲜共产党第一书记的地位。

  犯罪原形得以暂时遮盖的朴宪永,在美帝国主义者登陆南半部之后,立即离开日本主子,为新主子干起了间谍、破坏、暗害勾当。

  1945年9月底,他利用驻南朝鲜美军司令霍奇个别约见南半部各政党及社会团体代表要求合作之机,向霍奇透露了自己作为美国间谍的身份。

  在这里,间谍朴宪永向霍奇表示愿意效忠于美国,并秘密约定,日后将引导朝鲜共产党积极顺应美国军政当局的政策,忠实遵守美国军政当局的布告与各种法规(卷宗1,第220~222页)。

  1945年11月上旬,朴宪永再次和霍奇在汉城半岛饭店密会,由已经建立长期联系的安德伍德向霍奇作了正式交接。

  对这一情节,朴宪永在审问过程中是这样交代的:

  “……1945年11月上旬,我到位于汉城半岛饭店的驻南朝鲜美军司令霍奇办公室,在那里与他相见。当时办公室里有霍奇,还有从很早以前就和我建有谍报联系的安德伍德。霍奇和安德伍德高兴地迎接我,安德伍德在把我介绍给霍奇司令时说‘我与此人从1939年10月开始认识,从那时起他就表示要走向亲美’。霍奇接过去说,他对我早有耳闻,并说他对我的活动寄以厚望。

  席间,我正式答应充当为霍奇效力的间谍,接着又接受了霍奇要我执行的任务。霍奇对我强调了日后的活动方向:

  “你要纠集你的势力,努力在南朝鲜共产党内巩固地位,同时在北朝鲜地区的共产党组织内部积极扶植你的势力;共产党内的一切活动,只要你认为重要的,一定要事先向我报告;要在共产党内制造分X裂思想;要在不暴露与我们的关系的前提下引导共产党以合法的方法采取妥协的行动,引导它走向亲美。朝鲜人在日本时代采取不合法斗争与暴X乱、罢工等方法,引起不少乱子,要引导他们不要在美国人面前也那样做。”

  我答应保证去那样做。最后,安德伍德告诉我,今后他将不再和我见面联系,我答应了,并要求他对我的情况给予保密,他让我不用担心。这次密会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翻译由安德伍德亲自担任。”(卷宗1,第303~305页)

  沦为美帝国主义者的间谍之后,朴宪永利用他在南朝鲜共产党内窃据的高位削弱共产党的战斗力量,响应美国军政当局扼杀南半部兴起的燎原之火般的民主运动的政策,有组织有体系地进行间谍与破坏活动:1946年2月上旬,朴宪永在汉城半岛饭店与霍奇密会,提供了有关南朝鲜共产党中央及地方组织体制、活动情况、党领导下的大众团体组织与干部名单、民X阵政策等的资料;继而,又于1946年3月和同年5月两次向霍奇提供南朝鲜共产党成长情况、南朝鲜共产党对美苏联合委员会的态度及有关磋商对象问题的重要资料(卷宗1第170~172页,卷宗5第62页)。

  在向美国情报机关提供党的秘密资料的同时,1946年3月,他还在半岛饭店密见霍奇,接受了有关将李承烨、赵一明安插到党的重要职务上并指挥他们从事间谍活动的指令。李承烨系前党中央委员会书记、人民检阅委员会委员长,赵一明系前文化省副相,两人此前已于1953年8月作为美帝间谍受到审判。

  接到霍奇关于保障李承烨、赵一明的间谍活动的指令后,朴宪永将李承烨从南朝鲜共产党京畿道党委员长提拔为南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并把“右翼政党特派员”这一党的重要工作交给他,又将赵一明提拔为党的机关报《解放日报》总编(卷宗1,第226~228页)。

  对这一问题,此前于1953年8月与李承烨一道受到审判的美帝间谍赵一明在审问过程中交代说:

  “……1946年2月上旬,我被美军政当局逮捕,在向美军宪兵上尉约翰逊保证充当美国间谍后获释,出狱后根据其指示自当月下旬起与李承烨——他与我一道被捕,在向驻南朝鲜美军司令霍奇的政治顾问、美陆军军官比奇保证充当美国间谍后被释放——取得联系,按照美国情报机关的指示直接从事间谍行为。李承烨经朴宪永推荐被委以党内要职,在朴宪永的指挥下,仅1946年3月至1947年9月间就先后6次搜集有关党内机密的重要资料,系统地提供给美国情报机关”(卷宗4,第229~300页)。

  间谍头子朴宪永的间谍、暗害行动并不仅仅局限于南朝鲜。受霍奇关于到共和国北半部继续从事间谍、破坏、暗害活动的指令,凭着美国情报机关精心伪造的一纸所谓“逮捕令”,他将自己打扮成爱国人士,于1946年10月潜入北半部。

  关于霍奇要其投奔北方的指示及其投奔经过,朴宪永交代如下:

  “……1946年9月5日,我接到霍奇的约见指令,立即赶往汉城半岛饭店。李霍奇通过自己的翻译李昴默对我说‘南朝鲜共产党在南朝鲜已大大地妨碍了美国军政的实施,必须予以镇X压,其领导干部要进行搜捕’,并指示我趁机到北朝鲜去继续开展工作。接着,霍奇又具体地指令我到北方后要积极争取控制北朝鲜劳动党与北朝鲜政权机关……”

  他坦白说:“……霍奇司令又给我下了一道任务,说是在我前往北方的前后,将派南朝鲜民主主义统一阵线秘书局长李康国到北方执行一项重大任务,要我到北朝鲜后争取将其安插到北朝鲜政权机关的要职上,以保障其秘密活动。霍奇说,李康国是一个能够为美军司令部情报工作献身的人,要我好好照顾和保护他……。我接受了霍奇关于李康国问题的指示,并提出如果李康国得知了有关我本人的秘密,会给日后的工作造成麻烦,因而一定不要将我的本来面告诉李康国。霍奇则微笑着说有关我的秘密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一点让我尽管放心,要积极为他本人和美国开展活动,并预祝我成功……”(卷宗1,第228~230页)

  就这样,间谍朴宪永奉霍奇之命,作为美国情报机关的走狗,于1946年10月上旬凭着美军政当局为协助其投奔北方而炮制的一份所谓“逮捕令”伪装成爱国人士,以当时的南朝鲜共产党汉城市党委组织部长徐得恩为向导,经江原道洪川潜入了北方(卷宗1,第230页)。关于霍奇伪造的这张“逮捕令”的真相,朴宪永在审问过程中交代道:

  “……1946年9月5日和我密谈时,霍奇在向我下达了要我投靠北方的指令后又说,为使我投奔北方一事合理化而不致引起任何人怀疑,他将下达一份针对我、李康国等10多名民X阵领导人和南朝鲜共产党干部的逮捕令,要我在投奔北方时提防着这道令。接着,他要我发表一个反对和抗议美军政当局政策的声明,以便为炮制逮捕令制造借口,使美军政当局对我的逮捕令天衣无缝。我对霍奇这一妙计表示同意,并保证按他说的去做。之后,我让李康国以南朝鲜民主主义民族统一阵线的名义就反对美国强迫南朝鲜贷款500万美元一事发表了一份抗议声明,使美军政当局得以作为‘报复手段’下了一道对我、李康国等党的领导干部的逮捕令……”(卷宗5,第63~64页)

  关于发表反对美国强迫南朝鲜贷款的声明以便使美军政当局借以炮制对朴宪永等人的逮捕令一事,从曾与朴宪永一道参与声明起草的美帝雇佣间谍李康国与赵一明的交代中进一步得到了确凿的证据。他们分别在审问过程中交代,为使炮制逮捕令这一谋略做得人不知鬼不觉,在根据朴宪永的指示起草声明书文稿后,首先要求当时的南朝鲜民主主义民族统一阵线议长徐宪在声明上签字但遭到拒绝,无奈,只好经与朴宪永商议,由当时南朝鲜民主主义民族统一阵线秘书局长李康国签字,以民X阵名义发表(卷宗2,第317~322页)。

  关于霍奇炮制逮捕令一事,时任美军政厅警务部次长、现已被捕在押的崔凌镇提供了如下证词:

  “……美军政当局对朴宪永等人的逮捕令,并不是真地要逮捕他们,其真实意图在于放风要以逮捕的方式采取警察措施,以便将他们送到‘三八线’以北。因而,在霍奇下达逮捕令后,我们警务部根本没有制定任何搜查对策,只是由首都警察厅动员汉城市内各区警察署,派武装警官到市内要道对行人进行抽查式盘问,并袭击私人住宅或机关,以这种方式给普通市民留下抓人的印象。”

  “……1946年9月上旬,有一次我与我指挥下的首都警察厅长张泽相等人一道在一家叫做‘明月馆’的饭馆喝酒,张泽相拿出一张用英文写就的对朴宪永等人的逮捕令,并悄悄对我说‘今天我到霍奇司令部去了一趟,霍奇司令交给我这张对共产党干部及其他左翼头子的逮捕令,并指示我不要真地去抓捕他们,要以到处搜捕的方式把他们赶到三八线以北’。他还说,‘这张逮捕令是霍奇的一个政治谋略,这场抓捕戏还真得好好演。’”(卷宗3,第192~198页)

  借着如此精心策划的逮捕令成功来到北方的朴宪永,立即制订了自己的活动计划,按美国情报机关的指令行动起来。

  朴宪永来到北方后,首先将自己的心腹、投奔北方时的向导徐得恩拉入自己的间谍活动,以便同霍奇取得秘密联络。1946年11月上旬,他将徐得恩派往汉城,向霍奇报告自己已平安抵达平壤(卷宗1,第230~231页)。

  朴宪永将党的对南方联络线控制在自己手中,并合法利用这条联络线与留在汉城的李承烨进行间谍及其他犯罪联络。

  美帝国主义者的雇佣间谍朴宪永,通过徐得恩与霍奇保持联络,通过被自己控制的党的对南方联络线与间谍李承烨联络,连续收集并送出谍报资料交给美国情报机关。

  1947年2月,通过时任南劳党对南联络负责人的金素睦向李承烨发去了要求联手从事间谍活动的密信以及有关北朝鲜人民经济计划的统计资料。

  对此问题,朴宪永在审问过程中交代说:

  “……当时我发给李承烨的密信大致意思是,我和你走着同一样的路,来到北方后至今一直在开展活动,我对你的活动抱以很高希望,望注意严守秘密,望将你处搜集的资料与我送出的情报资料一道予以转交。接到我的密信后,李承烨让重返北方的金素睦带回了他的密信,告知我发出的经济资料业已妥收,这些资料对我们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望今后继续发送这样的材料……”(卷宗1第232页,卷宗2第161~163页)

  朴宪永通过自己的犯罪同伙、间谍李承烨完全打通了与霍奇的联络渠道。1947年4月,他在内部刺探到有关苏联在即将恢复举行的美苏联合委员会会议(第二次)中的方针的秘密资料,通过对南方联络线将其转交李承烨提供给美国情报机关。1948年6月,派徐得恩直接到汉城向霍奇转交了有关北朝鲜劳动党的重要决定、党内机密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选举筹备工作的秘密资料(卷宗5,第233页)。

  此外,朴宪永还按照霍奇的指令,于1947年2月将李康国提拔为北朝鲜人民委员会外务局长,以方便其从事间谍、暗害活动。李康国,原系效力于美第42师宪兵司令美军伯特上校的间谍,后与朴宪永一道凭借着美军政当局炮制的逮捕令把自己打扮成爱国人士潜入共和国北半部。1947年年底,朴宪永又将李康国作为自己的亲信委任其负责海州第一印刷厂,让其为他们的主子美帝国主义者刺探并提供共和国北半部的政治、经济、军事机密资料。1947年2月及同年12月,还亲自向李康国提供自己访问莫斯科的重要国家机密资料(卷宗1,第234~237页)。

  这一事实,业已通过此前于1953年8月作为美帝间谍受审的、朴宪永的同伙李康国的交代得到明确的证实。李康国在审问过程中交代说:

  “1947年5月至1948年8月我担任外务局长期间,先后5次搜集有关共和国北半部政治、经济、军事的秘密,包括平壤学院资料、江界及价川等地人民军及警备队兵力与部署情况资料、驻平壤苏军司令部内部情况及驻北朝鲜苏军重要机密资料、北朝鲜人民委员会机构体系、外交政策及与此有关的若干重要情报资料、有关货币改革实施情况的资料、有关1947年度北朝鲜人民经济计划的统计资料,有关1948年度国家预算的综合资料,并综合朴宪永所提供的资料,派其当时的秘书申泰熙到汉城,通过美军第42师宪兵司令伯特的情人金秀妊提供给伯特本人……”(卷宗3,第149~150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后,朴宪永的间谍活动更加猖獗和恶劣,更为狡猾和隐蔽。

  1948年6月,朴宪永通过密信向霍奇提出,鉴于共和国政府即将成立,为进一步活跃开展间谍活动并巩固在北朝鲜的活动地盘,请求让李承烨投奔北方。

  根据间谍头子朴宪永的提议,美国驻南朝鲜情报机关将他们长期培植起来的间谍李承烨派到了共和国北半部(卷宗1,第233页)。

  李承烨来到北方后,为以更加隐蔽的方法从事间谍活动,朴宪永根据霍奇的指令从1948年9月起将自己一向亲自从事的间谍活动移交给李承烨,他本人则充当间谍、破坏、暗害活动的总指挥。

  朴宪永在审问过程中供称:

  “……1948年9月中旬,我和李承烨在平壤市南山里我的家中商量了日后的间谍活动问题,从他那里得到了霍奇通过美国驻汉城大使馆政治顾问诺布尔传来的指令。指令的主要内容是,随着共和国政府的成立,我的存在对于他们愈加重要,因而要我今后不要再直接从事间谍活动,而交给李承烨去搞。美国情报机关下达这一指示的背景是,预计共和国政府成立后我将登上更高的职位,因而保守我的身份秘密益显重要。……接到指示后,我把过去从事的间谍活动移交给了李承烨,我自己则负责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和活动条件……”(卷宗5,第65~66页)

  后来,霍奇离开南朝鲜,并通过李承烨指示朴宪永,一切活动要与美国驻汉城大使馆政治顾问诺布尔取得联系。从此,朴宪永开始与李承烨勾连继续从事犯罪活动(卷宗5,第65~66页)。

  这一事实业已通过李承烨的证词得到了确凿的证据(卷宗2,第165~167页)。

  共和国政府成立前后,朴宪永根据美国情报机关的指令,将美国情报机关长期培训后派至北朝鲜地区的美国间谍们安插到党和政府重要职位上,自己则负责保障他们的活动与安全,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进行总指挥。

  由美国情报机关派到北方的李承烨、赵一明、徐得恩、李康国、安荣达、林和、朴升元、玄爱丽斯、李思民等美国的忠实走狗们,经朴宪永推荐与担保,窃据党和国家重要职务后潜伏起来,他们的活动还得到朴宪永其他方式的保障。

  经朴宪永推荐和担保,李承烨出任共和国内阁司法相,后升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书记;赵一明成为南劳党领导班子宣传事务负责人及党中央书记,后任文化宣传省副相;徐得恩成为朴宪永的秘书兼南劳党领导班子组织事务负责人;安荣达成为党的南方工作联络负责人,后人民军解放汉城后出任京畿道人民委员会委员长;林和历任海州第一印刷厂编辑、南朝鲜文化团体总联盟副委员长、朝苏文化协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朴升元成为海州第一印刷厂负责人,后历任党中央联络科长、京畿道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党中央委员会联络部副部长(卷宗1第178~179页,卷宗三第240页,卷宗5第66~67页)。

  特别是,朴宪永根据霍奇1948年6月的指令,为以政治避难者身份从美国来到欧洲的美国间谍玄爱丽斯与李思民隐瞒身份真相,将他们作为遭到驱逐的进步人士为其入境提供担保,之后又将玄爱丽斯安插到中央通讯社和外务省,将李思民安插到祖国阵线重要职位上,千方百计为其间谍活动提供保障。

  审问过程中,朴宪永就此交代道:

  “1948年6月,徐得恩前往汉城,返回时带来了霍奇的指令,指令说美国准备将玄爱丽斯等几名美国谍报员经欧洲派到北朝鲜,要保证他们入境,入境后要为其提供各种条件以便他们能够刺探党和政府机关的重要机密。后来,我根据霍奇的指示安排玄爱丽斯及跟随她的美国谍报员成功入境……”(卷宗1,第234~235页)

  据证人玄孝燮交代,朴宪永安排入境的玄爱丽斯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即为美国军队效力,8•15解放后随驻韩美军来到汉城,在一个负责检查市民邮件的叫做“CCIGK”的机构供职,从事秘密检查朝鲜人信件与通信联络的秘密工作(卷宗1,第293~297页)。

  在间谍头目朴宪永的指挥下,美国情报机关的走狗李承烨、赵一明、李康国安荣达等,以及由朴宪永安排入境的间谍玄爱丽斯、李思民等,在共和国北半部组成一个庞大的间谍网,向美国情报机关系统地提供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的机密资料。这一事实,业已由朴宪永的同伙李承烨、赵一明、李康国、朴升元、林和等人的证词得到确凿的证据。

  据他们交代,在朴宪永的指挥与支持下,他们仅在1948年11月至1949年7月间就先后5次向美国情报机关提供了下述谍报资料:

  1948年11月搜集提供了共和国内阁阁员履历文件、北朝鲜工业、农业发展情况的谍报资料;1949年2月搜集提供有关苏联军队从北朝鲜地区撤军情况的军事情报资料、南北朝鲜劳动党联盟中央委员会成员资料及北朝鲜人民经济复兴发展统计资料;1949年4月搜集提供朝鲜人民军各兵种兵力人数及驻防位置等重要军事机密资料和司法机关起草的1948年犯罪情况统计资料;1949年5月搜集提供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重要决定三份;1949年7月搜集提供党中央政治委员会政治委员及其他领导干部的履历文件(卷宗5第97~99页,第125至128页)。

  朴宪永间谍团伙的犯罪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隐秘,日益频繁。

  由于朴宪永及其同伙李承烨、安荣达等的叛逆性破坏活动,南朝鲜的劳动党组织及民主力量于1950年消亡殆尽。之后,朴宪永开始根据美帝国主义者企图颠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所谓“北伐计划”,积极支持他们狂妄策划的对北方谍报工作。

  据朴宪永的同伙李承烨交代,根据朴宪永的指令,从1950年2月起与在诺布尔指挥下负责对朝军事谍报工作的美军上校尼古尔斯、曾在日帝统治时期担任日本警察要职并在8•15解放后出任李承晚傀儡政府内务部治安局监察科中央分室长的美国间谍白亨福以及间谍分子安荣达、赵庸福等相勾连,为美帝国主义者挑起反x共和国的侵略战争执行新的间谍任务:

  “……1952年2月至4月间,我同直接接受诺布尔指挥的美远东司令部航空情报官美军上校尼古尔斯取得联系,先后3次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我的办公室及平壤南山里我的家中与奉派前来搜集谍报资料的赵庸福接头,向他提供了有关人民军航空部队的军事机密以及有关朝鲜劳动党内部情况的秘密资料……”

  他还坦白:“……此后,我于1950年5月上旬根据诺布尔的谍报指令,与隐瞒身份潜入北方的白亨福、安荣达、赵庸福等碰头,商量今后根据诺布尔的计划开展谍报活动的问题,内定由我继续在平壤搜集党和政府机密,安荣达渗透到新组成的党汉城支部领导班子定期为诺布尔提供其内部情况,赵庸福负责我经安荣达转交诺布尔的谍报资料的部分联络任务,白亨福潜入共和国内部机关与我保持联系,搜集谍报资料……”(卷宗5,第99~100页)

  此前已于1953年8月与李承烨一道受到审判的白亨福交代了他在李承烨的保护下直接与李承烨勾连的经过:

  “……根据美国情报机关的指令,我伪装向北方投诚,与安荣达、赵庸福等一道来到北朝鲜。1950年5月下旬,当时我呆在由安荣达指定的平壤市西区仁兴洞的地下联络点,李承烨乘一辆黑色轿车来到我的住处。我象欢迎老朋友一样迎接他,他也很热情地过问了我的生活情况,并嘱我不要向任何人说起金三龙被捕的经过。当时,我转告李承烨‘诺布尔博士对李先生非常赞赏’,他则面露微笑地说‘彼此彼此,白先生今后我们一起好好干’。”(卷宗5,第115~117页)

  为遮掩自己可憎的原形,继续从事间谍活动,对按照诺布尔的间谍指令伪装向北方投诚的凶恶的破坏分子与杀人魔鬼白亨福及其同伙安荣达、赵庸福等,朴宪永十分卖力地保护其人身安全并支持其间谍活动。关于这一事实,朴宪永交代说:

  “……1950年4月,我在平壤南山里我的家中第一次见到白亨福。得知白亨福与安荣达一样,是一个为美国情报机关效力的间谍,在李承晚政权的警察部门供职时从事过一连串的重大活动,包括破坏南朝鲜地下党,我交代李承烨保护其人身安全。”(卷宗5,第92~93页)

  美帝开始对朝鲜进行武力干涉后,朴宪永更加巧妙地遮藏起自己叛逆的本来面目,进一步加紧为美帝侵略者从事间谍及暗害活动。

  经审理查明,在朝鲜人民的最困难时期,朴宪永拼命使自己所指挥的美帝间谍积极开展活动。

  就这一事实,朴宪永在审问过程中交代:

  “……1950年12月反攻后,战争越拖越长,为削弱共和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威力使共和国在战争中遭到败绩,我费尽气力把美国情报机关间谍李承烨、赵一明、李康国、林和、徐得恩提拔到更高的职务上,以便他们更好地开展间谍、破坏、暗害活动……“(卷宗1,第243页)

  其中对于李康国,直到最后还在企图将其安插到省副相以上职务上去(卷宗1,第201页)。

  如上所述,朴宪永在共和国北半部组织美国情报机关间谍网,直到1953年2月李承烨、赵一明、李康国等反国间谍团伙被揭发的最后一刻,仍在忠实地为美帝国主义者从事间谍活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启蒙历史网

GMT+8, 2024-6-18 17:07 , Processed in 0.0289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