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3|回复: 0

漠北红色风暴:外蒙古集体化和大清洗(上) (ZT)

[复制链接]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0562
发表于 2016-3-6 00: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段宇宏

     1991年12月25日18时32分,克里姆林宫顶上空飘扬的苏联镰刀和锤子国旗徐徐降下,强大的苏维埃帝国解体,15个国家获得独立。确定苏联已解体,不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近三个月后,有“苏联不加盟共和国”之称的蒙古才真正独立——1992年2月12日,外蒙古更改国名、国旗、国徽、国歌,抛弃苏式政治经济制度,全面启动自主化和民主化进程。蒙古人终于可以谈自己的历史,谈自己的祖先,可以舔舐71年作为苏联附庸的惨痛伤口——谨以此文纪念蒙古民主化20周年。


                                           (上)


                                        蒙古国的“政治迫X害牺牲者纪念馆”          
    引子                     

    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苏赫巴托广场附近,有一幢被铁丝网圈起来的红色小楼,它的正式名称叫“政治迫X害牺牲者纪念馆”,俗称“大清洗纪念馆”。

若无当地人提醒,外国游客常会误以为这是某位要人宅邸,与之擦身而过。不错,它确实曾为蒙古人民共和国(1992年改国民为“蒙古国”)第二任主席、第九位总理根登的住宅。1993年被改造成纪念馆,而根登本人则死于30年代的大清洗。

在大清洗纪念馆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大量遇难者的头骨,上面弹孔清晰可见,纪除了陈列遇难者遗骨外,纪念馆里有挖掘大屠X杀埋尸坑现场照片,各地大屠X杀的遇难者统计数据,以及描述蒙古社会主义改造过程中的种种惨烈场景的绘画。

1930年代与苏联同步发生的蒙古大清洗,由于其规模远不及苏联,再加之长期与世隔绝,外部世界对草原上这场昔日的惨烈红色风暴几乎一无所知;在蒙古国内部,由于苏联的严密控制,也没有赫鲁晓夫时代那样对大清洗进行局部披露和反思。看似将在人们的缄默中被永远遗忘。

苏联解体和随之而来的蒙古民主化,这段几乎给每个蒙古人家庭都留下深重苦难的历史立即被解冻,在民间一致呼吁下,蒙古总统授权成立调查委员会,对大清洗进行取证并重新建构这段历史。真相开始一点点浮现。

1992年,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历史学家木汗达莱·仁钦率队在库苏古尔省的木伦挖出第一个埋尸坑,显露出100多具尸体,因为是永久冻土,尸体仍保存完好,从衣物上可以判断死者多为僧侣。由于政治原因,当政的人民革命党一度中止继续调查和挖掘。

2003年,乌兰巴托东部地区发现一个更大的埋尸坑,有600多具尸骨。经技术鉴定发现,多数人双手被反绑,脑部被枪击或被钝器猛烈击打,还有些人死前脖子被扭断,生前皆受过酷刑折磨。

由于苏联直接指挥制造的大清洗,留下的档案文献并不多,蒙古大清洗确切的死亡人数,目前尚无定论,遇难人数有着从3.6万至10万人不等的几种版本。

                             纪念馆中展示了从埋尸坑中挖出的少部分尸骨,头部都有弹孔或被钝器重击的痕迹。
                                            

                           被处死的各层级宗教人士统计表之一,仅这张表上,普通喇嘛一项写着6043名。

      
  不过,这段历史虽然尘封日久,但并不乏当事人的见证。

     伊苏策零,一位老态龙钟的86岁老人,住在乌兰巴托郊外简陋的蒙古包里,他是五十余年前内务部行刑队的头目,曾经处决过无数的僧侣,这位老者希望通过交待事实换取政府的奖励。沉默了几十年的伊苏策零在BBC镜头前将当年行刑场景娓娓道来,但他认为自己只是追随乔巴山(蒙古建国时期重要领导人)的指示行事,屠X杀责任不该由他个人来负。

     “我的一位兄弟也是喇嘛,当时也被逮捕了。必须要承认,并无任何正义可言,若有300个人被捕,将会有200人被处决,其余人会被判处10年的监禁。喊出他们的名字,反绑双手,用卡车拉出去,在土坑边跪下执行枪决,只到坑被填满为止。乔巴山审案累了会休息片刻,喝上一些伏特加,当他醉的时候,死刑的签发相当草率。”

历史学家木汗达莱·仁钦说,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和委员会成员们被所知道的事实震惊了。仁钦认为,根据埋尸坑和直接间接证据的挖掘情况,以及对人口档案的研究,应有10万人死于大清洗;3.6万的数字,学者普遍认为被低估,10万是目前估计最高的数字,但还不是最终的学界定论,这一问题的研究必将持续下去。

无论是哪个数字,蒙古的遇难者总数,在苏联和柬埔寨同样原因的受害者数字面前,都相形见绌,但蒙古在苏联人帮助下“独立”时,其人口总数不过70余万。若统计蒙古在1921到1941年间死于红色风暴中的遇难者,大略可认为,蒙古因此至少丧失了10%的人口。其惨烈程度相比苏联,毫不逊色。

   一个刽子手和受害者的挣扎

决定把根登旧居改成“大清洗纪念馆”的,是根登的女儿策零·杜兰。根登旧居变成纪念馆,也许最能体现“大清洗”的残酷无情和历史的复杂吊诡。

                                                  当时之世敢当面痛骂斯大林,砸他烟斗的,恐怕唯根登一人。

根登,极左政策的执行者,甚至是大清洗的罪魁祸首之一,但他也是大清洗的受害者。

     根登,这位传奇的蒙古总理,是斯大林一手栽培起来的学生,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当面对斯大林大不敬的叛逆者。他曾经做过一件在当时能把胆小者吓尿裤子的事——当众对斯大林劈头盖脸痛骂,并抢过斯大林的烟斗摔到地上。

     根登言行鲁葬粗俗,性格张扬好斗,女人和酒是他两大嗜好,一方面极力表现得像个“布尔什维克”,一方面内心深处又有浓厚的宗教信仰。

    “世界上有两个最伟大的天才,一个是佛祖,一个是列宁”,20年代初根登喝醉后曾说过这样的“胡话”。

     30年代初,“革命青年团”(类似苏联共青团)干部出身的根登在党内斗争中紧跟斯大林而受青睐,政治上平步青云,成为蒙古人民革命党(即蒙古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三个书记之一,1932年被苏联指定为总理。

    根登等人在斯大林授意下大力推行各项恐怖政策:强制集体化、消灭民营经济、关闭寺院、没收教产充公……这场浩劫激起大规模的民众暴X乱,斯大林在党内寻找“极左路线”替罪羊,多名领导被驱逐,但根登却幸免于难。

     1933年大清洗之初,斯大林授意根登效法苏联在党内抓“反革命集团”,他遵嘱照办。但到了1934年以后,斯大林的指令与根登内心深处的宗教信仰、觉醒的良知愈发不可调和,最终剑拔弩张。

     斯大林多次催逼根登要在1937前全面清除宗教阶层,暗示杀掉10万僧侣,这道命令触碰到根登的情感底线,但他不敢公开违抗,只能对命令阳奉阴违。由于他的消极抵制,致使这一任务被延期两年。但根登这点手法又岂能在明察秋毫的斯大林面前蒙骗过关?根登因此很快丧失了斯大林的宠幸和政治地位。

    1936年在蒙古驻苏大使馆的招待会上,斯大林再次训斥根登不能贯彻清洗宗教界的政策,并对其百般嘲讽:“根登,你是不是当蒙古国王?”。根登终于忍耐不住,仗着酒劲大骂斯大林:“你这个血腥的格鲁吉亚人,你实际上已变成了一个红沙皇!”随后,根登夺过斯大林的烟斗,摔碎在地,然后把桌子板凳砸个稀烂。

    在座者全部瞠目结舌,他们都明白,这意味根登政治生涯的终结,也意味他的生命也已走到尽头。

     斯大林随后命令一直与根登争宠的乔巴山重组中央会议,解除根登一切职务。在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的大会上,与会者严厉批判根登“破坏苏蒙友谊”,根登本人随后被强制在苏联“休假式疗养”。1937年底,根登被扣上“反革命罪和日本间谍罪”遭处决。

     之后的蒙古,进入了乔巴山时代。在驻蒙苏军协助下,乔巴山忠实执行莫斯科指令,轰轰烈烈的“**自残运动”由此拉开序幕,在这个草原国度留下了无数埋尸坑。

  “白俄外蒙”的短暂泡沫

   血腥的红色风暴为何能席卷蒙古草原,这还应从蒙古国的独立过程中寻找原因。

      满清的衰落,让一路东扩的沙俄对蒙古地区兴趣越发浓厚,俄军人和商人阶层普遍主张吞并蒙古,知识分子阶层亦主张助蒙古成“独立”国家。不过,俄罗斯的战略重心在欧洲,远东军力较弱;20世纪初,还多了日本因素的干扰,故未在蒙古放开手脚大干。

     不过,沙俄蚕食蒙古却一直未断。康熙初年,哥萨克占领布里亚特,同治年间侵吞唐努乌梁海。上述地区如今分别是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图瓦共和国,居民主要为卫拉特蒙古人,即漠西蒙古人。

     清末俄国势力已早深深渗入外蒙,20世纪初年,在外蒙定居、游历的俄国人数量最多达10万之众,仅在其首府库伦(后来的乌兰巴托)就有俄商3000多人,每年有7000余人的商队往来俄蒙之间。

     外蒙王公亦想借俄国势力脱离满清,1911年8月,杭达多尔济亲王为首的外蒙王公即率团赴圣彼得堡请求沙皇协助独立,正巧两月后辛亥革命暴发,大清土崩,国内一片混乱,俄国立即协助外蒙王公发动兵变,赶走当地满汉官员,宣布建立大蒙古国,奉哲布尊丹巴大活佛为皇帝,称“博格达汗”,年号“共戴”。

      “博格达汗”、“共戴皇帝”八世哲布尊丹巴大活佛,藏族人。蒙古今年正式恢复了“博格达汗”传统。

     因惧怕过度刺激同样对满蒙“深怀兴趣”的日本,俄国虽然答应给予“大蒙古国”各方面援助,但未公开承认外**立,只在外交上与中国斡旋为其争取特殊的“自治”地位。沙俄当然还有另一层考虑,怕公开扶值外**立引发帝国内部的“分离主义”大潮。因此,外**立后一度想出兵征伐内蒙,实现内外蒙大联合建国,被沙俄阻止。

     一战暴发,俄国全部精力投入欧洲战场,实不愿在东方招惹麻烦。1915年6月,《中俄蒙协议》签署,规定中国对外蒙有宗主权,中俄都承认外蒙自治,并不得干涉。

     外蒙据此建立自治政府,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委派陈毅为都护使赴外蒙,担任最高行政长官,行使宗主权。外蒙名为自治,实际仍在沙俄控制范围内,但陈毅主政之时,为维护宗主权做出了最大努力。

     1917年俄国发生二月革命,随后暴发十月革命,引起全面内战和协约国干涉,各种外部势力涌入外蒙,致其局势一片大乱。日本欲扶持白俄将领谢苗诺夫,建立一个囊括所有蒙古地区的“大蒙古国”,要向外蒙进军。外蒙内部高层党派政争激烈,因恐惧谢军进入,“亲华派”要求北洋政府派兵保护。

中国内部要求撤销自治,收复外蒙的呼声也高涨不已,在五四运动压力下,段褀瑞派徐树铮率兵进驻外蒙,1920年1月举行“撤治仪式”,中华民国总统像挂在了皇帝宝座上。

彼时沙俄庇护下曾一度独立的外蒙,政权基础极为脆弱,凭借自身财政根本无法独立。由于满清治蒙采取严禁蒙古人从商的政策,令蒙古人对市场经济一窃不通,一切商业活动由关内汉人包办,后来俄商又加入竞争行列。独立后,蒙古政权大力排挤华商的政策,致其物资短缺,物价飞涨,而此时俄国因一次世界大战和内战,运入外蒙的物资更少,经济外交困危至极,在陈毅诱导和徐树铮武力威慑下,外蒙再次回到中国控制之中,不过局面仅维持不到一年。

     1920年10月,白军谢苗诺夫军队在远东被苏俄红军击败,其部下罗曼·冯·温甘伦,一个精神偏执狂,绰号疯男爵的家伙,应外蒙上层之邀,带着他那支由俄国人、中国人、日本人、蒙古人组成的杂烩军队突入库伦,将中国驻军打跑,扶植哲布尊丹巴重新大皇帝位,自己则当了外蒙实际统治者。

     但疯男爵的好景不长。此时苏俄已扶持蒙古人民党在靠近俄国边境的恰克图建立临时政府,1921年7月,苏俄红军领着蒙古人民军进击库伦,温甘伦在逃亡中被捕并遭处决,白俄蒙古灭亡,迎来红俄蒙古时代。  

                                                      疯男爵温甘伦,当过白俄蒙古短暂的统治者。

“红俄外蒙”的诞生

    1921年7月11日,苏俄扶植外蒙建立君主立宪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革命政府”,签订苏蒙条约,互相给予承认并派驻代表。

    新成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革命政府立即承认“图瓦(中国称为唐努乌梁海)”地区的民族“自决权”,让其脱离外蒙成为“独立”国家(即今天俄罗斯联邦的图瓦自治共和国,1944年8月斯大林在新疆策划所谓“东突共和国”时,勒令图瓦宣布“自愿加入”苏联)。

     外蒙和图瓦自此拉开全面苏化序幕,从镇反——反右——集体化——大清洗,一样不落,斯大林在同步复制了苏联的一切。

接替沙俄操控蒙古的苏联,同样因为顾及国际影响,未公开把外蒙变成自己的“加盟共和国”,但从1921至1992年,外蒙实际上已是苏联的“不加盟共和国”。由于外蒙表面上未纳入苏联,所以它成为世界上继苏俄之后“第二个社会主义国家”。

还在中国军队控制外蒙时期,外蒙上层就四处寻求外援,试图恢复独立。病急乱投医时,他们曾向美国美孚石油公司驻库伦代表拉尔申求助,还有王公带着哲布尊丹巴的信赴日求援,均无结果。

      但找到苏俄这一方——或者被苏俄一方找到的蒙古民间独立力量,却意外地开花结果。受内蒙鄂尔多斯群众性排外运动——“人民圈”和俄共地下党员的影响,蒙古诞生了两个布尔什维克革命小组,它是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创党班底:一个,由僧侣出身的学者鲍陀与其学生乔巴山在俄罗斯驻蒙领事馆创建,称为“领事馆小组”;另一个,由公务员丹增与军人出身的苏赫巴托创建,称为“东方库伦小组”。他们的目标是把“葛明”和“葛明军队”驱除出外蒙,实现独立(葛明是汉语“革命”音译,辛亥后对中国人的称呼)。

     鲍陀和乔巴山的领事馆小组,文化水较高,跟共产国际关系深厚,有很多苏俄朋友,对马列主义了解较多,鲍陀本人精通满学、蒙学、汉学、藏学,在俄领馆的学校教援蒙语;与共产国际驻蒙代表额勒贝格道尔吉·日奇诺(大清洗中被处决)、俄共西伯利亚局东方民族部的丹奇诺夫等过从甚密。

     丹增和苏赫巴托的东方库伦小组多为下层军人、公务员和僧侣,满脑都是“民族主义”,只关心“独立”,推崇传统文化和博格达汗。正因这个渊源,苏联把前一派称为左派,后一派称为右派,后来的党内斗争中,在苏联支持下,原本处于弱势的领事馆小组日益占据统治地位,另一派成为“反右”重点清洗目标。

     苏俄内战后期,列宁曾乐观地认为欧美共产革命大高X潮即将到来,所以新政权纵然物资奇缺,饿殍遍野,仍然挤出大量经费人力,甚至不惜抛售文物珠宝,对外输出革命。孰料共产国际一大以后,德匈两国共产党武装夺权惨遭挫折,红军进攻波兰,未掀起预期的革命热潮,反因遭激烈反抗而受重创。

   列宁反思后认为,全球革命需要延迟,退而求其次,新生的苏俄生如何存发展下去,就成了第一要务。他原本认为东方国家根本没有共产革命的社会发展水平,不予重视,但经欧洲的挫败,才注意到东方发生“朝鲜三一运动”、“中国五四运动”,认为把“幽灵”送到东方,既是实现全球建立苏维埃理想的首要步骤,亦是苏俄外交突围的手段。

     俄共西伯利亚局东方民族部与共产国际加紧了对两个小组的整合,告之他们如要争取“自由”与“独立”,必须要创建地下革命政党,并可获得苏俄“帮助”。于是鲍陀与丹增的两个小组在俄共西伯利亚局的运筹下合并创建“蒙古人民党”。所谓创党七元老是指:鲍托、丹增、查格达尔扎布、吉格吉德扎布、多格苏木、苏赫巴托、乔巴山。

     1920年6月,苏俄红军控制了大部分远东地区,人民党立即派人进入苏俄联络援助,参与军事培训,丹增等人还找到原在哲布尊丹巴宫中做事,但被除树铮解职的达喇嘛彭楚克道尔吉,通过他弄到了盖着哲布尊丹巴大印的信件,带往苏俄。

     其实苏俄根本就不关心有无大活佛信件,进军是早晚的事儿,活佛出面也只是丹增等人的一厢情愿。不过蒙古老百姓皆崇敬大活佛,初期哲布尊丹巴和独立的名义招纳了很多牧民参军。

                                                  苏赫巴托与列宁会面,一张历史事实真伪存争议的宣传画。
      1921年2月和3月,俄境内的托洛伊茨库萨夫斯克(恰克图对岸),共产国际代表主持召开了人民党两次党代会,宣布建立中央委员会,选出领导机构,创建人民军,选苏赫巴托为总司令。随后向从库伦逃到恰克图的中国残军发起攻击,占领该城后宣布建立临时政府,这时候外蒙出现了两个政权,另一个就是控制库伦,挟哲布尊丹巴以行号令的温甘伦政权,红白蒙古之间展开了短暂的内战。

     弱小的蒙古人民军自然不是温甘伦对手,疯男爵派兵攻击恰克图时,苏俄境内的几只红军越境过来助战才击退温甘伦,稳住了阵脚。紧接着,应“蒙古人民临时政府”之“邀请”,远东共和国(苏俄为了不刺激日本干涉,在战时远东建立的一个假“缓冲国”)人民革命军亦入境,然后苏俄红军兵分三路,进占库伦,温甘伦政权灭亡。

 苏化大改造

    苏联对蒙古人民党的布尔什维克化改造,在蒙古建立苏式政治经济体系,使其沦为苏联殖民地,不是一蹴而就,而有个渐进的血腥过程,在苏联特务机关和军队监督下,伴随着不断清洗镇X压而完成。

     蒙古人民党建政头三年,之所以还要“拥戴”博格达汗,建立“联合政府”,实行“君主立宪制”,就是因为人民党本身力量太过弱小,若无苏军帮助根本不可能掌权。1921年建立“人民政府”时人民党只有党员164名,虽然外蒙当时人口仅约70万,这仍算是极不起眼的组织,且人民党成员缺乏有名望之重量级人物。

     人民党当时的民族主义属性远远大于布尔什维克属性,党章规定,只要赞同蒙X古X独X立者,皆可成为党员,而哲布尊丹布却有数百年积累的政教权威,广受蒙古人信赖,仍有“统战”价值。

     作为佛教游牧社会,蒙古人对苏联的意识形态既无兴趣也听不懂。初期由共产国际代表帮他们拟就的公告里,“资产阶级”、“殖民地”、“剥削者”、“苏维埃”这类词汇,蒙古人完全一头雾水,宣传效果大打折扣,短期内政策只能改弦易辙。很多蒙古官民、僧侣加入或支持人民党,是冲着“独立”旗号和苏联后台而去,并非对苏联意识形态有兴趣。

     与此同时境内还活跃着白军残兵,政权仍未巩固,华商和亲华蒙古官民还有相当势力,苏联还要肃清人民党内的“右倾民族主义”,扶值势力弱小的人民党“亲苏派”,需要过渡期。

     1922年,苏联控制外蒙全境,向其军队、政府派驻政委、顾问,实行改组和教育,建立由苏联控制的金融货币体系,逐步驱除所有第三国商业力量与人员,甚至严禁第三国人踏足外蒙。

     1923年蒙古有商行2332家,中国商行占1440家,俄国私营商行166家。苏联命令全面排华,禁止偿还一切欠中国商家债务,连民间私债都不允许还;对华商征收重税,严禁华商贩卖贵重物品,宣布旧卢布作废,导致中国商家大批破产。

     华商所剩物资,苏蒙当局强行以十分之一的价格购买,30年代初,库伦华商从2万锐减到2千,并禁止华商华工出入境,也不许新华侨入境。1918年时,外蒙还有华人10万左右,到1963年时,统计显示为“无”。

     人民党的国家主席和政府总理虚有其职,苏联委派的共产国际代表作为“总督”藏于幕后,在苏联军政、特务机关配合下,监督人民党政府推行莫斯科提出的苏化政策。

     最早的“总督”是苏联布里亚特人日奇诺,后来是库楚莫夫、车尔诺莫德扬克,一切不贯彻“把苏联当作唯一的最亲密盟友”者,有“民族主义倾向”,有“亲华嫌疑”,不能紧跟“苏联路线”者,无论资历再深,威望再高,轻则入狱重则处决,人民党的党政军元老亦无例外。

    若新选拔上来的亲苏干部已不能贯彻更苛刻的新路线,则立马清洗,换上更年轻的“忠诚”干部,党内“反革命集团案”层出不穷,均由苏联特务机关操刀。

     1922年8月,担任总理和外交部长的人民党创党元老鲍陀反对过激苏化政策,希望保持独立自主,与中国维系良好关系,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他与临时政府首任总理,亦是创七元老之一的查格达尔扎布等40名干部被打成“反革命团”遭逮捕,他俩与其中13人很快被处决。

    1923年2月22日,30岁的苏赫巴托离奇死亡(乔巴山后来说他是被丹增毒杀),又借此掀起了更猛烈的“反右斗争”,原在“联合政府”中任职的一些有名望的王公、僧侣、学者在此期间亦被排挤、逮捕。

     中央和省级政权的控制基本完成,苏联认为结束“过渡期”的条件成熟了。

     “国家元首”——哲布尊丹巴过着被软禁的生活,1924年5月亦离奇死去,(蒙古史学家多认为被苏联特务机关谋害),苏蒙当局宣布禁止哲布尊丹巴活佛转世。

     8月份,人民党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这是一次“整党改组”大会,党名更改为“蒙古人民革命党”,声称要按莫斯科指示,贯彻“绕过资本主义,直奔社会主义”大跃进发展路线,实行内政外交“一边倒”,逐步掀起阶级斗争,加快把苏联之外所有国家资本驱逐殆尽的步伐。

    创党元老丹增此时接替死去的苏赫巴托担任人民军总司令,他不赞同共产国际代表制订的路线,并认为这是在武力协迫下的会议,作为会议主席他拒绝参会,丹增明显也不能“适应形势”了。

     8月26日深夜,还在会议期间,共产国际代表命令逮捕丹增并即执行枪决,随后又揪出赞同丹增观点的干部,政府秘书长巴瓦桑等打成“反革命集团”处决,扣上一堆莫须有罪名:“勾结中国反动派”、“破坏苏蒙友谊”、“妄图武装叛乱”……丹增的总司令职务由乔巴山暂兼任。

     完成这波清洗后,当年11月,苏蒙当局正式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国名改为“蒙古人民共和国”,通过苏维埃宪法,建立苏式一党专x政体制,首都库伦改名为“乌兰巴托”(意为红色英雄城)。

                                                            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创党七元老”。
     作为共产国际成员,人民革命党宣称用“用马列主义无敌学说,以其科学理论的璀璨光辉照亮了战斗道路”,但苏联为在国际社会面前营造外蒙一切都是“蒙古人民选择和内部自然演变”,非其插手所致的假像,亦为了不引起其它国家紧张,所以人民革命党一直假装不叫“蒙古共产党”。

     只要外蒙还存在对外交往、市场经济、私有产权、宗教信仰和对传统文化敬畏,苏联即难以实行全面控制。20年代中期,在外蒙已被苏联控制的情况下,其对外贸易额中,苏联仍仅占二成份额,苏联国企的劣质商品在蒙古市场上毫无竞争力,苏方处于入超状态,如此则苏联难以用低价或免费方式从蒙古获得皮毛、木材、矿产。

     苏联始终认为人民革命党的党员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旧思想”,难以改造,无法忠实贯彻斯大林命令,解决的思路是“从娃娃抓起”,一张张白纸,可以描绘美丽的图画。

     在苏联,共青团必须绝对接受苏共领导,为其下属组织,但在外蒙,却用“蒙古革命青年团”来监督蒙古人民革命党,若党有贯彻莫斯科政策不给力的情况,青年团可以抨击和告密,甚至矛头公开指向党的领导人,青年团还负责发起各种苏式社会改革战役。

     20年代中期,大量年轻人被选拔赴苏进行政治培训,回国后送到青年团各机构担任领导职务,经过历练后再充实到党的高层。

     青年团挑选狂热成员组建了一个红卫兵组织——“意识形态战斗旅”,其职责为:发起对传统文化、习俗服饰的清除运动;贬损蒙古传统社会中地位崇高的僧侣、学者的威望,转化和打击信教百姓;协助搜查、举报、没收寺庙财产,摧毁寺院和文物;搜查集体化运动中牧民隐匿的财产和抓捕逃亡牧民。

     战斗旅做过的最荒诞事情是逼迫散落在各处的游牧民集合到一个地方,强迫他们同一时间起床,同一时间进食,同一时间睡觉,进行没完没了的开会和学习。

     青年团要求下,外蒙禁止了蒙古人最重大的传统新年——白月节,“白月节是一个封建节日,尽管已被禁止,仍然有很多蒙古人在过节,党的领导必须有人为此受谴责”,一位叫卢瓦桑的青年团成员曾这样炮轰人民革命党中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启蒙历史网

GMT+8, 2024-6-24 09:15 , Processed in 0.02939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