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43|回复: 1

历史主义的误导--读<<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笔记(zhuan)

[复制链接]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0562
发表于 2014-10-13 08: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佳华 于 2014-10-13 10:51 编辑

   历史主义由来已久。从波普尔的著作来看,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赫拉克里特是第一个具有鲜明历史主义观点的人,他把世界看成庞大的垃圾堆,一切事物 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是运动的。柏拉图是集大成者,他承认了变化,并宣称历史必然是向着某一个方向进展,但是他认为变化是“坏的”,因为假如变化起点为完美与善,那任何变化都是偏离这一特征的运动。人们偏离了本性,“羊群”不再驯良。他的政治理论认为人们应该回到古希腊的黄金时代,要建立严格的等级制度,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他本应属于他的位置。平民要本份,保护者尽保护者的职责并要保守这一秘密。若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历史主义实乃产生于一种乱世中孤独的情绪。人们通过智慧来寻求一种稳定的规律来获求安慰。
   近代以降,历史主义经历了一个新高X潮,黑格尔的精神决定论颇为繁冗,他将民族的精神定为历史动力。其背景无疑是于英法的自卑感,因此他大肆宣扬德意志的民族精神。这也给近代极权主义埋下祸根。
   马克思的理论影响巨大,但他的历史主义并无多少新意。如果有,可以认为他的经济主义对社会学的发展具有意义。
   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只不过将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换为了“生产力”这一名称。生产力的定义是很含糊的,与其被描述为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不如把它看成是生产,销售,分配整个的经济过程。马克思将生产力的发展作为社会前进的动力,其论断是这样的: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关系),阶级斗争为历史的动力--“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因此可以得出,对于历史的发展,经济的力量(或说权力)大于政治权力。马克思主义认为在历史的潮流之中,政治是无用的,他是经济关系的附属物。经济关系是由经济的发展来“决定”,当经济的发展遇到瓶颈,通过阶级间的斗争将撑破原有的生产关系催化出新的生产关系。对于这种论证,可以通过这种逻辑反驳,在许多情况下,由于统治阶级内部的斗争而发生的社会变革具有非常多的实例,如中世纪的欧洲教皇与国王的矛盾,如中国古代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叛乱,兵变,朋党之争。其实在中国的历史中,民族间的斗争远远大于阶级斗争)。当然,我们可以拓宽马克思关于“阶级”概念,用来解释阶级内部的矛盾。但是如果把阶级斗争的概念无限周延,那么个人或小团体之间的斗争都可以叫做阶级斗争,那么人类之间发生的任何冲突都可以用阶级斗争来解释,那么作为人类的历史就同广义的阶级斗争同义。显而易见,它是无意义的。
  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一大特色就是他的预言性,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决定一切,只有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水平冲破已有的桎梏社会才是真能意义的进步。可实际并非如此。如俄国革命,俄国的经济水平低下,可以说作为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发展。若从历史来看,它是错误的。因为俄国革命是典型的以政治权力夺取经济权力。是不符合马克思的历史规律的。若从马克思追随者(列宁等人)的理论来看,也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违背了马克思原教旨。结果是这样,受马克思主义的鼓动――以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做法行动―――创造了历史―――证明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的错误。
  因此,历史主义再次陷入了逻辑的困境,我们是否应该采取行动?我们该采取什么行动。如若我们采取的行动“过火”,则确实会产生有悖于其历史规律的结果,解释社会就发生了错误;若我们不采取行动,历史的车轮依然朝着他的方向前行,顺其自然地发展生产力,让资本主义坐以待斃,我们坐享其成――但这于“改造社会”没有任何意义――时下中国有这一倾向,认为只要经济上去了,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如:发展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跳出他的历史主义。我们可以通过法律和民主政策来改善自己的景况(马克思认为法律和民主是虚假的,无能的。但这确是我们经过证明的唯一有效的手段)我们相信,历史在我们手中,历史是具有偶然性的,它受许多因素的影响。经济主义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但不是绝对的。用波普尔的话说,我们可以这样来描述:生产力(经济)的发展对于社会形式是基本的”。这就是说,是“重要”的。但不是“决定性”的。这里的“生产力”同样可以换成精神,政治力量,文化等。马克思陷入如此困境用波普尔的话说是受到了德国哲学的本质主义的误导。同样,马克思轻视“形式的”自由,认为其也是虚伪的。显然马克思没有意识到自由悖论,即绝对的自由会导致奴役。自由必须有所限X制,使之不能妨碍他人的自由。在这个问题上,以赛亚伯林的两种自由的论述更为深刻。“形式的自由”即消极自由,是“否定”的自由,是免于……的自由。是一定范围内的自由。它是安全的。马克思论述的“真正的自由”实为积极自由,是做什么的自由,是无边限的,往往是对权力与归属的发问与追求。若无限X制,它是极其危险的。
   如何运用法律与民主实乃一种社会工艺问题--马克思从来没有论述过(如何建设和解决社会主义的经济问题,马克思同样没有说过。以至于列宁拿到政权后不知所措),而这恰恰是我们改造社会的真正安全的手段。由此可见,历史主义对历史认识的误导如此之深,它把我们的视线吸引到未来与虚无,让我们把过多的精力运用到验证和改造历史之上而不是解决时下具体问题。这不可避免的使我们卷入大规模的社会工程中,历史证明,抛弃传统与固有的道德基础而重新建立一个社会往往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而这一部分责任不得不归咎于历史主义。


你认为这篇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启蒙历史网

GMT+8, 2024-6-24 09:02 , Processed in 0.04041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