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6|回复: 3

芝加哥大学与通识教育

[复制链接]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7743
发表于 2013-6-24 11: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ygy8245.blogbus.com/logs/234616091.html

高等教育好像一直都在危机之中,多少年了都在喊改革,但是真正的改革又没有见过多少,这么年过去了,好像只有呼吁的姿态和声音是定格不变的。这种情况不单单是中国这样,整个世界的高等教育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好像高等教育时刻都在衰落之中。大学校园愈发浮躁,大学教育愈加功利化,实用主义横行,职业属性大于文化属性,真正美好的文化没人在意,大家更看重的是如何找到一个好的工作,教育丧失了本真的意义,大学校园成为了致青春的消费场域。说到底,如果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存在,为何改革却如此难呢?

我是在读《哈钦斯的大学》间隙想到这些问题的。这本书把我们的视线拉回到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的芝加哥大学,英俊潇洒,雄心勃勃,年轻善辩的罗伯特·梅纳德·哈钦斯担任芝加哥大学校长开始,伴随着大萧条与战争、无数的诋毁与争议,他如何力排众议在大学内推行通识教育的改革。本书作者威廉·H·麦克尼尔是著名的历史学者,他曾在芝大完成了本科与硕士教育,后又在芝大历史系执教数十年,对芝大的教育改革有着局内人的体验,也兼具了学者与局外人的视野,是撰写芝大回忆录的不二人选。

哈钦斯在芝大的改革当然不仅仅是通识教育,但却是保留下的通识教育理念对美国高等教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国内学者甘阳近些年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行通识教育,相对于他那个梦想着要做哲人王和国师的朋友,甘阳所做的工作似乎要靠谱得多。但是通识教育的推行与鼓吹单凭甘阳是无法实现的,绝大多数的通识教育是无疾而终。推行通识教育的结果往往是“没有教授愿意上,没有学生愿意听,没有学校领导愿意管”。其实,这也是当年哈钦斯入驻芝大时,推行教育改革的困境。

就其最广泛的意义而言,通识教育是这样一种大学教育:专心固守西方文学、哲学与历史,同时在科学、数学与外语占有一席之地,却不喧宾夺主;随着时代演进,有的情况下也涵盖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等社会科学。通识教育一直与更专业化的教育——通常是指职业训练——划清界限。对古希腊人而言,通识教育是身为自由人必须研读的学问。他们认为,一个自由人若要保有自由,必须深知过去最出色的思想,从而在内心培养出深沉的智识与批判的精神,有了这两者,才能在当下过一种见识广博并合乎理性的生活。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与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并无本质区别,甘阳开玩笑说,因为自由教育容易给人一种错觉,好像教育是给少数人服务的,而通识教育则可以涵盖贯通整个知识阶层。

其实这不一种错觉,1941年哈钦斯力排众议,想要在芝大推行四年制人文课程计划时,初步的构想是强调准确而流利的读、说和写的能力。麦克尼尔在书中提到改革派中的某些人在描述他们的目的时,选用了一种稍微有些极端的方式:“要掌握中世纪三艺——语法、逻辑和修辞。与此交织在一起的是一层更深的含义,即应该避免使用教科书和当代资料,支持采用经受时间考验的文章来提高学生的水平。(只有西方传统的伟大书籍才是主要的;除此之外,改革派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他们关心哲学与经典,传统与道德,但是对于数学与自然科学的学科就束手无策了,因为他们鄙视那些工具性的课程——这点正好与我们现如今的高等教育体制相反——他们只想教育年轻人成为一个更聪明与能干的人,而不是为他们的职业生涯,为他们的未来工作作准备。这个课程计划在推行过程中受到了很多人的抵制,某种程度上说,这样一份并不完善的改革计划并未考虑到整个学科与照顾到更多的学生。某种意义上,哈钦斯的专断与独行,很容易被诟病为精英主义的代言人。因为只有极少数人自觉投入课程,享受这种狭隘的精英教育模式,而对很多普通人而言,这样的教育是一种折磨与失败。苏珊·桑塔格在日记中回忆在芝大求学经历说,对许多学生而言,高要求的课程让他们的生活很焦虑,“得神经病的比例很高”,但是对桑塔格来说,其他同学感到恐惧的东西,她却很喜欢,她埋头于这些课程,学习如何细读文本,花三个小时琢磨两个句子,这样的课让她陶醉。因为在课堂上,学生不只是回答问题,而是要进行辩论,这种知识的辩驳与交锋,就像柏拉图对话一样,让她领略到幸福的含义。她甚至把哈钦斯的管理制度描述为一种“仁慈的独裁”。

想想我们现如今的大学就会一目了然,在大学四年中,没有多少人对传统的经典,伟大的书感兴趣,更没有多少人会逐字逐句地从经典中寻找所谓的微言大义,寻找沉思的智慧,与伟大的灵魂对话。我们更关心的是毕业后,我们所学的专业就业率的情况,能否找到一个好的工作。我们对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兴趣,我们只在乎别人眼里我是不是拥有财富与地位的成功人士。

所以麦克尼尔在回忆中描述芝大当年的盛况恍如神话一般。在1945年到1950年期间,几十位教授与成千上百的学生对一些抽象事物产生了高深的思想,他们在钻研时充满了激情与专注,因而与紧靠校园周边的地区所发生的一切都完全隔离。他总结说,总而言之,那是一个“衰落中繁荣的年代”。著名文艺批评家乔治·斯坦纳在回忆中提到,芝大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晚期到五十年代是他心目中理想大学的典范:“它接纳活力十足的各种不确定性,以及形塑理想大学理念的目的与精神之间的种种冲突”,“一所好的大学或学院,应该是使学生能够直接接触并且臣服于最杰出者的氛围与威视”,芝大当时就是这种“特别的光芒在阴冷的空气中闪烁”的氛围,大师和学者随处可见,尤其是1933年之后,哈钦斯接纳了许多从欧洲与德国流亡的学者,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德国大学传统的继承人,他们都受过以康德与歌德作为灵感来源的通识教育的熏陶,他们的思想具有世界史的意义,他们在新的民主秩序中毫不妥协地盯着道德和艺术的完美境界,他们引领了芝大学子进入了一种活的伟大传统序列,进而使这种传统渗透到整个社会的趣味与标准之中。

这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年代。回头看我们这个粗鄙而堕落的时代,我们目睹了大学作为思想和普世价值所在地的消失,感受到他们被零散的学术黑社会取代,见证了一个学术奴隶阶层的诞生。疯狂与冷漠,算计与功利,成为了大学生活与教育的核心,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保守的力量,改革只是一种姿态,通识教育是一种不可能的任务。

思郁

2013-6-12书

哈钦斯的大学:芝加哥大学回忆录 1929-1950,【美】威廉·H·麦克尼尔著,肖明波杨光松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4月第一版,定价:45.00元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7743
 楼主| 发表于 2013-6-24 12: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一直在读近代史书,除了验证一些逻辑推导出来的观点之外,并没有什么收获,反而让我有一种空虚感

但我想这是需要的,灵魂太过虚妄,只有血肉充实才有真实感

但阅读那种理论书籍所带来的那种思想碰撞与被折服感就如同人在旅途中发现了新的风景一般,翻开一块石头,越过一座山头,一片新的世界。

也或许歌舞升平太平盛世,许多人却向往艰涩无现实意义的东西,是一种找虐倾向,就像有人去流浪一样

主题

0

回帖

5万

积分

游客

积分
53980
发表于 2013-6-26 10: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大学时代最要好的朋友现在芝加哥大学博士后,前两天在我QQ空间里回复的便是 [s:2]

主题

0

回帖

1万

积分

版主

积分
17743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11: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2楼(水中花) 的帖子

我有好几天没上qq了,微博和空间也都注销了,那不是正常的生活,于我来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启蒙历史网

GMT+8, 2024-7-17 04:37 , Processed in 0.0262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